百万首页 |新闻 |产品 |分类 |供求 |商家信息 |招聘 |相册 |资讯 |知道 |商家 |随便看看
普通会员

天津世鼎门窗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民航、会展中心、厂房等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刘
  • 电话:022-24173530
  • 手机:13102247288
  • 传真:022-27288225
站内搜索
 
相关信息
  • 暂无资讯
雅思托福
“我计划写到100岁”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20  浏览次数:

  略萨于6月12日来到中国,开始为期9天的行程,进行讲座、朗读会,并与中国作家交流。

  昨天,南京作家叶兆言作为嘉宾,参加了略萨朗读会,并与略萨本人交流。在交流中,叶兆言表示,略萨对刚开始创作的他影响极大。

  在叶兆言的回忆中,上世纪60年代拉美作家集体发力,轰轰烈烈玩了一次“文学爆炸”。上世纪80年代,这批作品被引进国内,直接影响了新时期文学。“上世纪80年代正值改革开放,不同国家不同年龄层次的作家同时引入国内,上至托尔斯泰,中至福克纳、萨特,年轻一辈的就是略萨,对当时的我来说略萨就是活生生的当代,他的作品也启迪了刚刚开始创作的年轻作家要打破传统,要与以往的文学不一样。”

  让叶兆言印象最深刻的略萨作品,是《胡利娅姨妈和作家》,他说自己当时看完这部作品之后,一直在想象美丽的胡利娅姨妈的样子。

  去年,瑞典文学院将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被称作“结构写实主义大师”的秘鲁作家略萨,原因是“他对权力结构的解析和对个体反抗、反叛和失败的犀利描写。”

  由于对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不存在任何幻想,消息传来时,略萨还是相当惊讶:“我记得那个电话是我夫人接的,她表情十分惊讶,什么话也没说,就把电话给了我。我的直觉是,会不会是一个坏消息?结果我接过电话,只听清瑞典皇家学院几个字就挂了。过了一会儿,电话又打来,对方用英语告诉我获得了诺奖。我惊呆了,问这是代表官方吗?对方说,14分钟后你可以看电视。”

  谈到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对自己的影响,略萨表示这的确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我的作品被翻译成更多语言,让世界上更多人知道。这对一个作家来说非常重要。”

  略萨是一位多产的作家,除了大量散文、随笔和政论文外,《胡利娅姨妈和作家》《绿房子》《坏女孩的恶作剧》等小说都是国内读者较熟悉的作品。在所有的作品中,略萨最喜欢的是创作于1969年的《酒吧长谈》,“如果自己的作品只选择一部,就是《酒吧长谈》。”他说。

  《酒吧长谈》讲述一个失意记者和一个独裁政权的保镖在酒吧里喝酒回忆往昔的故事。略萨用独特的对话体,将独裁统治下的日常生活、爱情和梦想一一呈现。略萨表示,那个独裁政权的保镖就是真实存在的人物:“我从少年时就经历着军事独裁,这8年独裁统治中,秘鲁完全是混乱和边缘化的代名词。我在圣马可大学读书时,很多师生参加反抗独裁运动而被捕。我作为五人学生代表团成员去内政部请求允许送毛毯给他们,当时的安全局长拿出我们大学的地下报纸说,你们进大学就是为了抨击我们?”略萨表示,这段经历刺激了他决定写《酒吧长谈》:“我想通过安全局长这个人物来表现独裁权力,并试图将改变独裁的力量传递给读者。”

  略萨做过记者、老师,甚至在殡仪馆当登记员,直到晚年才成为一名专职作家,全身心投入到写作中去。有人认为,如果略萨年轻时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创作,也许能创作出更多优秀的作品,略萨对此并不认同:“年轻时那些复杂的经历是文学的支柱。”

  “因为要赚钱养家大家知道我19岁就结婚了嘛(全场大笑),写作时间只能放在晚上和周末。累了一天,坐到打字机前的时候,就觉得最幸福的时刻到了。”略萨觉得,如果作家一直被鼓励、有持续的奖金或者被政府养着,过着安逸的生活,对创作来说是一种危险的状态,“一方面写作必须经历生命中的困难,尤其是经历一些你根本不想经历的事情,才会激励你去创作;另一方面,写作不是封闭的幻想,不是书房功夫,我需要和街上的人交流。”

  已经75岁的略萨说:“我喜欢写作。一部小说完成时,我总感到一部分生活离我而去。为了缩短这种心理真空,我总是紧接着写起一部新的小说。我计划活到100岁,还能写20多年,我的心愿是手握羽毛笔,写到生命的最后一刻。”